您的当前位置: 大学首页>>广外新闻>>正文

“摩族猎人”: 守护“共享城市”的神秘游侠
2017-09-30 文字:张锦成 王玥 郭令怡 图片:甘甜 魏晓珺    (点击: )

编者按:随着各类各式的共享单车涌现在大街小巷,有一个新的群体也开始萌芽、发展,他们将自己称为“摩族猎人”,秉承着“不挣钱,纯公益,凭爱好,唤认知”的宗旨,将违章停放的共享单车从小区、隐蔽街巷里“解救”出来就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有着猎人一般锐利的眼神,随时随地“打猎”问题单车。“打猎”于他们是一场游戏,是一群有共同追求的人的一场孤独狂欢,他们率性洒脱又低调神秘。接下来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走进“摩族猎人”的秘密世界。

“猎人”通过网络平台“解救”违停单车

马叮史:在“打猎”中追求一种纯粹的快乐

——“加入‘摩族猎人’最开始是为了找车,现在感觉有点警恶惩奸的味道。”

 

踏上猎人之旅

马叮史(化名)是广外99级的校友,他成为“摩族猎人”已经有五个月了,“刚开始使用共享单车时,觉得它挺方便的,能解决最后一公里这个问题,但随着单车数量增多,各种乱象就出来了。从公交站或地铁站出来时,在目的点找不到车,打开共享单车APP上的地图却发现身边有许多正在使用的车辆。我看过有人把车锁在家里的,甚至还看到一辆共享单车停在一间大厦的三四层楼里”。马叮史说,惩治这种乱象便是他“入行”的原因。

“摩族猎人”自身有一套严格的筛选机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猎人”。马叮史解释道:“‘摩族猎人’群体是以微信群为观察点,新加入的成员与老成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相互了解,才能被引进实习群,经过学习交流,申请转正并通过‘猎人’委员会的审核后,才能进入正式群。”

广州的“魔族猎人”没有建立如QQ群等易于搜索的线上交流群,马叮史说:“我们不想被宇宙广播”,“猎人”们更希望成为《三体》中的“量子幽灵”,“不想被打扰,不理众生喧哗,只想在‘打猎’中追求一种纯粹的快乐”。

享受“打猎”的乐趣

采访的当晚,马叮史和他的两个猎人伙伴带着记者在东川路进行了一次“打猎”。从东川路走进居民小区后没多久,马叮史他们便在一条小巷里发现了三辆违停的共享单车。马叮史告诉记者,举报违停单车最重要的是要抓细节:“首先是要搬车,挪动脚踏,这样便于拍到车号;其次是要打光,选好角度,合理构图,这样才能拍出清晰有用的照片;最后将拍好的照片上报到APP上,等待后台进行审核。‘摩族猎人’在拍完照之后,还会多一个‘解救’步骤,就是将违停的共享单车放回到它应该正确停放的地方。”

“打猎”行动还得到了附近居民的支持,马叮史直言:“因为有的街道就只有三五米宽,却堆了十几辆单车,他们很反感这种现象。有些街坊还会给我们指出哪里有违停的车,让我们去找。”

“打猎”的次数多了,马叮史总结了一个经验,就是找出租屋多的地方,因为不少街坊会图方便而把车停在内街。经验虽好用,但马叮史并不鼓励人们专门去打猎。工作毕竟更重要,“打猎”只是业余时间里的一个爱好。

送记者离开之后,马叮史转身走进茫茫黑夜,去处理那些在给记者讲解时来不及举报的违停单车,他戏称这是“加班加点”。那些与马叮史志同道合的“猎人”们正在用实际行动守护这片城市森林中刚刚萌芽的“共享梦”。 (林国洋 尉肖敏)

 

魔鹫:我会坚持做下去,直到无“猎”可打

——“我们就是量子幽灵,你看不到我,但我就在你身边。”

被“私锁”在小巷中的共享单车

“打猎”,我们是专业的

眼前的年轻人,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材瘦瘦的,略高,双手常常习惯性地插进裤袋里。他是魔鹫(化名),一名专业的“摩族猎人”。

魔鹫说,“我有时间就出去打猎,到处拍一下,很好玩。”跟随着猎人魔鹫,记者走进了东川路的内街。“你看那里,”他指着一条暗暗的狭窄巷子说。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辆共享单车孤零零地靠在巷子尽头的墙边。“这显然就是违停的单车了。”他走了过去,熟练地进行“解救”。记者注意到,除了扫二维码外,他还稍稍换了姿势,对着单车拍了好几张照片。“普通用户看到违停单车也会随手举报一下,而‘猎人’的专业性则体现在掌握了‘打猎’专属构图技能”。由于举报后工作人员只能靠一张电子地图和“猎人”提供的举报图片找出违停的单车扣取相应用户的信用值,为了减少运营商后台的工作,节省人力,“猎人”在举报时,就要知道怎样构图才能直接达到目的,如在同一个画面中拍摄到街道名称或者门牌号,还有车辆的编号信息等,让举报照片“一发即中”。“有时为了拍到满意的照片,需要换姿势拍好几张”,他解释道。

避开纠纷,灵活“捕猎”

除了这些技术层面的问题,魔鹫还说,“我们作为专业的‘猎人’,是一定要注意避开纠纷”。他们长期走街串巷地寻找“被藏起来”的共享单车,打破了一部分人图己之便的愿望,避免不了出现大大小小的摩擦和冲突。譬如有人会把共享单车停放在自己住的小区,这就可能导致猎人无法解救单车。在这种情况下,就要求“猎人”有丰富的经验了:“我们是很难进去那种封闭的小区,这时候就要直接找运营商,让他们派人过来处理了。如果运营商过来了保卫处还阻碍的话,我们一般就会打110。当然了,这种情况很少见。而且可能因为目前共享单车只是在试运阶段,管制存在缺陷,导致有些单车无法解救。要解决这种极端事件,我们就要借助媒体的力量,通过媒体曝光来‘捕猎’。”魔鹫有些许为难地说,“有一次我就遇到了这种情况:那个人用私锁把自己的车和一辆共享单车锁在了一起。我们不可能直接把他的锁剪掉,到最后是运营商出面把那辆共享单车‘解救’出来的”。

坚定立场,直到无猎可打

眼前的年轻人,说起话来冷静而克制,但是又带着几分骄傲:“为了避免冲突,我现在已经不那么高调了,改变了一下行事的风格,比如高强度的手电筒换成了低亮度的。猎人打猎时需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他谈起一个“猎人”去小区“捕猎”时,被违停者缠住的经历,违停者还叫了一个更强壮的人过来一起和他对峙。“猎人”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向“猎人”群发布的消息,好不容易才等到运营商过去支援。“不要认为自己做的是错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严肃:“如果这里违停了一辆车,别人看见了也可能停在那里,引发‘羊群效应’。”作为“专业”猎人,他表示,“我会坚持做下去,直到无猎可打”。(冯媛媛)

 

洲民:“打猎”是生活的一部分

——“猎人的行为是为了捍卫契约精神,重视的是法治精神。我们把‘打猎’行为游戏化,并非儿戏化。”

“猎人”们走在小巷中

《三体》是我们的精神纲领

“摩族猎人”有一条不成文规定:加入之前需要阅读完《三体》。“《三体》是我们的精神纲领。”现今全国得分最高的摩族猎人洲民(化名)说道。不宣传自己,因为不希望被“宇宙广播”,希望享受纯粹的“打猎之乐”。“更重要的一点是,一个群体如果没有精神纲领,那么在细枝末节上就容易起内部纷争,这是组织分化崩解的开始。而《三体》作为科技时代宇宙社会学的书籍,与共享单车这一科技产品有契合之处,并且‘猎人’通过思考里面的人际关系,可以解决不少在现实打猎中遇到的疑问。简单来说,我们是希望通过《三体》,尽快达成内部的共识”,洲民解释道。

工作之余的“脑力”娱乐

“‘打猎’就像平常我们跑步,看电影,打游戏,踢足球,看书等等娱乐文化活动一样,是生活的一部分。‘围猎’其实也是一种交友方式,一天的工作结束以后约上几个猎人‘打猎’,打完‘猎’约夜宵,很自在。”洲民在带领记者一起‘打猎’时说,自己单猎时最喜欢边听杨千嬅的《再见二丁目》边在曲曲折折的内街搜寻违停单车,“转街过巷就如划过浪潮,听天说地仿佛剩我心跳”,“每次听见这句歌词,都觉得自己很有都市漫游者的感觉”,他笑道。

城市森林里的内街就像是城市躯体的毛细血管,也是一个城市最真实状况的写照。在“毛细血管”中探索,是探索自己所在城市的一种独特方式,而猎人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是城市毛细血管的“清道夫”。因为自共享单车推出以来,虽然便利了不少人的生活,但是由于各方面机制有待完善所以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有些人为了方便自己,直接将共享单车骑到自己住所;二维码遭到破坏无法让下一位使用者解锁使用的“僵尸车”阻碍道路交通;乱停乱放,给环卫工人造成工作困扰等。面对这些问题,摩族猎人们达成了共识:“倡导一分也是爱,秉承尽力原则,而不是拼命。除了基础性的举报,解救车辆外,更重要的是进行学术讨论和技术实践。”记者在跟随洲民打猎时注意到一个细节:每当在路上看见共享单车,他都会停下来按一下单车的密码锁,确保单车已经锁。他解释道:“有些共享单车解锁程序较为简单,导致不少未满12周岁的小孩使用。之前发生过小孩骑共享单车遇事故死亡的事件,在那之后我就养成了看见共享单车按一下密码锁的习惯,确保单车上锁,尽力而为,希望可以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

从几辆单车身边走过之后,他不自觉地走进了内街一个死胡同里,随着手电筒的光看去,记者发现那里停放着一辆共享单车。越隐蔽、越恶劣的违规行为更能激发猎人血液里的战意。如果说违规停车是“苍蝇”,那么私锁私藏就是“老虎”。“猎人”既打“苍蝇”,更会集中精力打“老虎”。“猎人”狩猎还有一个原则,就是抓“死刑犯”,少捉“嫌疑犯”,“这辆摩拜被停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就算是‘死刑犯’啦”。他麻利地蹲下身,寻找好的角度拍摄这辆“被困”的摩拜:“构图很重要,如果可以拍得到门牌就算是碰上了‘彩蛋’啦。”拍完照,解了锁,他便将摩拜骑到宽敞的大路上。

爱就无所谓坚持与否

在被问到是否会继续做摩族猎人时,洲民回答:“爱就无所谓坚持与否,坚持是累的。我们因为有乐趣,谈的是享受,不谈坚持。我们提倡舍弃‘圣母心’,尽力而为,不给自己压力。猎人的行为是为了捍卫契约精神,重视的是法治精神。我们把猎人行为游戏化,并非儿戏化。我们希望将游戏作为探索的形式,通过各种社会实践,从而探索出可以实现无猎可打的技术手段。”

作为一名资深的猎人,他仍旧保持着初心,就如他给年轻人的建议那样——保持平常心,才能恒久远。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用自己的光,照亮自己,若有富余,惠泽他人。

采访完三位猎人已是晚上十点,对于这一群体,记者们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共享单车的兴起与发展给公众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的同时,也将一系列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成为一名“摩族猎人”。除去不为人知的“猎人”身份,他们在生活中还拥有着其他的身份:他们可以是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老师,他们可以是一方小店里忙忙碌碌的伙计,他们可以是年过半百的退休老人……换而言之,“猎人”可以是你,也可以是我,“猎人”无处不在。 (张洁莹 张锦成 实习记者 李逸帆)

结语:“解决最后一公里”是共享单车的初衷,它为我们描画了一个更加便利与高效的未来。而当这个美好的设想遭受破坏时,我们——每一位拥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都有义务站出来,共同守护这“最后一公里”。

上一条:尼泊尔驻穗总领事首次来访我校
下一条:【周五特稿】广外“走红”流浪猫背后的思考
关闭窗口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510420 (北校区) | 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大学城 510006 (南校区) 

© 2011 GDUFS| 粤ICP备06106464号| 总机:(020)36207878 | 报警电话: (020)36206999 联系我们 | 网站维护: 教育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