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大学首页>>广外新闻>>正文

【2014毕业季】广外音乐人:青春不会毕业
2014-06-18 邝慧祺、刘仕聪、侯杰谦    (点击: )

广外,有一群追逐音乐梦想的人。他们或举办音乐节,带着观众一起摇一起跳,或在北岗街头演唱,与路人倾诉个中心事;或组个乐队,平时默默地排练,为了让学校晚会上那几十分钟的演出精彩。他们只是普通人,会因被批评而低落,因遇瓶颈而烦躁,因赶作业而通宵。但他们不曾后悔用青春去拼搏。又是一年毕业季,这些即将毕业的广外音乐人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郑佳婉:把青春摇滚

郑佳婉,商英学院2010级,是北校霏阳吉他协会前任会长。在2013年6月,她创办了第一届广外摇滚音乐节。音乐节当天,许多毕业的师兄师姐顶着烈日捧场观看。广外的传奇乐队Stranger,把气氛推向了高潮。观众跟着乐队一起合唱,一起笑,一起pogo,一起流眼泪。另外一支擅长重型音乐的乐队——血蝴蝶,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一些毕业生和佳婉聊天说:“原来这就是摇滚,原来要摇要跳才是摇滚。谢谢这次摇滚节,给了我毕业前最好最欢乐的儿童节礼物。”

虽然佳婉觉得成功举办摇滚音乐节是长这么大做过的最伟大最棒的事,但在演出前两个星期,他们还在为赞助商头疼。因为第一次办,没有什么拉赞的经验,而且音响设备需要的资金多,至少5千,所以他们花了两个月都没能找到赞助商。最后在霏阳的一个师兄的介绍下,他们终于拉到了一个“比较强力”的红酒商。当天,他们在高温下工作了十几二十个小时,途中相关老师和负责人觉得他们的声响太大,会打扰别人休息,要求停止。

“你们怎么办?”

“我们和老师讲这次活动对学校音乐气氛,对我们这个协会的传承,对传播快乐音乐精神的重要性。”

然后老师允许继续办下去。

佳婉十分重视这次的音乐节,她说这是向霏阳的前辈们致敬。她觉得霏阳的前辈们让她从一个很自卑,很胆小的人变成了一个喜欢在舞台上张扬自己,能独当一面的女生。“我们可以很疯狂地半夜唱着歌,弹着琴;可以在操场上面说心事,嚎啕大哭;也可以在舞台上面,一起完成一场很棒很棒的上千人的演出。”

庄焕懿:唱出更完美的青春


    庄焕懿,政管学院2010级,是前校歌队队长。作为学院秋之声的三连冠,他经常被邀请去为校内的活动唱歌,在南校小有名气。歌队每周日晚上都会训练到11、12点。校歌队并不是许多人想象中的合唱队,他们主唱流行歌,所以在训练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单独训练,有的会组成组合。

“我们没有教流行歌的老师,所以都是一个人练,其他人一起听,然后给出意见。”由于缺乏专业系统的指导,碰到瓶颈之后队员们也只能干着急,等待“机缘”。焕懿已经被瓶颈困扰了很久,总觉得自己唱得不科学,心急了就拼命唱,但却发现越唱越不行。“有时候会很难过呀,不知道为什么练了这么多次自己还是不行。”大概有半年的时间焕懿不想开口唱歌,心情也处于低潮。但有时候放下久了,再唱,发现自己比之前很差劲的时候稍微好了一点,焕懿又会开心地继续唱下去。

而对于焕懿来说,做歌队队长最辛苦的是准备校迎新晚会的时候。当时他正在修第二专业,金融,周二周四周日都要上课。几次彩排,不是自己不满意就是老师不满意。有一次彩排,一位老师说了句,“校歌队怎么就这水平”。有时候练烦了,队员们会闹情绪说不上这个节目了。焕懿基本上每个星期都像上了发条从周一早上转动到周日晚上,通常只有一个上午或下午的休息时间。

歌队队员们虽然口上说着不练,但每次都坚持下来。最后,焕懿想到了把“广外好声音”作为主题,模仿当年很红的《中国好声音》。最后登台表演的时候,观众有尖叫的,有鼓掌的,反应热烈。焕懿觉得,虽然累,但歌队队员们都很自豪。

“我很喜欢很喜欢唱歌。所以我把唱歌当作一件事来对待,要认真做好。”焕懿这样说到,“我最喜欢唱歌时把自己感动了,把别人感动了。”

洪小哲:静静地坚持音乐的青春

洪小哲,艺术学院2010级,大二和在霏阳吉他协会认识的三个朋友组建了乐队,Line 4,小哲是吉他手,每周至少训练一次。大二下学期开始,乐队主动联系校内晚会的举办方,争取到了出演的机会。乐队的大部分时间用来排练出演的曲目。如果前一首练得不是很好,就会跳到下一首。通常前几次的排练都比较乱,但是最后一次排练突然协调了。“可能最后一次大家都认真起来了吧。”他打趣道。

小哲觉得乐队的训练并不辛苦。“练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就是收拾设备走出练音室的时候觉得累。”但回到宿舍后,小哲经常还要赶作业到晚上一两点。训练的时间已经约好了,小哲不想推脱或者因为自己而延迟。有一次他甚至做到了早上6、7点,当时觉得心脏都发胀了。小哲读的是数字媒体设计专业,每周都需要做设计或者策划。“那次是要准备上台讲解设计思路、设计用意的话,想着想着就到了早上。这是我专业课的作业,我能做多少做多少,而且不能把最后一部分做差。”

其他人觉得乐队训练,演出占用时间,让小哲经常熬夜赶作业会影响他的学习,但是小哲却认为弹吉他对专业有帮助。弹吉他加深了他对音乐的理解,增强了乐感,让他更容易利用视频、音频的节奏和氛围表达设计理念。

同时,他觉得弹吉他让自己认识了很多其他系的朋友,特别是乐队的几个朋友。虽然一起训练的时候交流不多,但他们会经常一起吃饭,踩单车去新造岛找东西吃。和他们在一起,小哲感觉很放松。

青春的音乐,不散场不熄火

毕业后,三人都将离开广外,这意味着他们在广外的音乐路即将走完。

7月,佳婉将前往澳洲昆士兰大学继续深造。出国期间,她会把自己创办的音乐工作室交给小伙伴执行,自己抽空帮忙做策划。回国后,她打算找份正职,业余的时候发展工作室,如果有合适的时机和人选,她会继续玩乐队,让音乐一直rock她的人生。

在唱歌方面小有名气的同时,焕懿的学业也没有落下。他的毕业论文受到老师的表扬,并被告知有获优的资格。去年10月,他放弃了中铁房地产、优衣库等几家大企业的offer,选择了深圳招行。虽然担心工作后会没什么时间,但他表示唱歌永远是最喜欢的事情,不会放弃。

因为认真对待专业课,而且想法独特,小哲的绩点经常在系的第一、二名,大三上学期争取到了台湾交换生的名额。尚未毕业,小哲已经拿到了几份offer,但还不太满意。接受完采访后几天,小哲还会参加另外一个面试。乐队里其他两个毕业生即将出去工作,乐队也因此解散。为作纪念,他们计划在6月份举办一个音乐会,专场演唱乐队的原创歌曲。

“肯定是要好好工作才能做好的音乐啊,没有面包就没有生活保障,没有物质压力才能好好发展精神事业。”

“毕业后,我很想接受系统的声乐训练。我觉得自己唱歌还是有底子的,但离理想的状态还是差太远了。”

“如果有时间,我还是希望可以组一支乐队玩玩。”

上一条:广外校报获省高校好新闻七项一等奖
下一条:【视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敬业在广外”
关闭窗口

中国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510420 (北校区) | 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小谷围广州大学城 510006 (南校区) 

© 2011 GDUFS| 粤ICP备06106464号| 总机:(020)36207878 | 报警电话: (020)36206999 联系我们 | 网站维护: 教育技术中心